第四十四章 家庭巨变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马老太太最后让了步,拿了十二两银子给马黄山。

    “从此以后,你家的事我再也不管。”马老太太气得狠了“一直在说分家,我一直压着,我这是为了谁啊,最后却落了个里外不是人的下场,为了一个臭丫头你居然逼着娘表态。”

    言外之意,这十二两银子随便马黄山是给马如月还是他自己留下,而且以后如海他们成亲她也不会管。

    “他爹……”谭氏小心的上前要扶起男人“他爹,咱起来吧。”

    “你这个贱人。”马老太太突然一脚踢在了谭氏的胸口“我就说老二哪来这么大的胆子,越来越不孝顺,原来都是你搞的鬼,这都是你的主意。”

    “娘……”马如月如海如青他们一声惊呼,全都跑了上去“娘……”

    老太太不忍拿自己的儿子撒气,就将一腔怒火发泄到了谭氏的身上,甚至动起了手。

    “娘,您没事吧?”马如月连忙要检查谭氏的身上。

    “如月,娘没事。”谭氏眼泪长流一边却摇头“将你爹扶回去休息,他昨晚咳了很多血……”

    “还有你,你以后都不要进我马家的门。”指着马如月老太太骂道“你就是一个克星,你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嫁不出去吗,如今当了江家的大少奶奶你还说是我害了你,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

    克星,这名词在江家也听不少人说起,她全然不当一回事。

    这个沷妇骂街的老妇居然是原主的奶奶,骂得话那么的尖酸刻薄难听,确定是亲生?

    马如月扶着谭氏站了起来很是心疼他们。

    当面是人,背地里是鬼。

    原以为她只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老女人,就眼前的情况看来,从小到大她没少给谭氏小鞋穿,否则变不成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

    “老大,将他那两间屋子给我留下,后山不是有两间柴房吗,分给他,让他们一家子滚,不要在我眼前晃荡,看着就是碍眼的东西。”马老太太道“他不将我当娘,我也就当没他这个儿子。”

    马如月看向马黄山,眼见满脸苍白,紧闭的眼睛有泪水滑落。

    “他娘,收拾一下,走吧,我们去柴房住。”马黄山露出一个凄惨的笑脸给马如月“如月,以后你记住了,多回来看看你娘。”说着就将那十二两银子塞在了她手里“如月,这是你下半辈子的依靠,收好。”

    “爹……”马如月怎么也没想到这原主的爹还真是言出必行的人。

    一家子穷得叮当响了,却想着她下半辈子的事。

    十二两银子能用完一生,这日子也太憋屈了吧。

    在马家人的注视之下,马如海和弟弟如青一左一右扶着马黑山,谭氏背着一背篼的换洗衣物,一家子就到了柴房里面。

    “爹,娘,如果不是我的话……”她要是不提那银子,事情或许落不到这个地步,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如月,知道我为什么求了你奶奶让你回家来一趟吗?”一堆杂草上垫了一床补丁摞补丁的床单,马黑山就暂时安置在这上面“因为我知道今天他们要提分家的事,你是我的心病,我必须要给你争取,可是,如月,爹还是没用,只要回来十二两银子。”

    “爹……”马如月这才想起她手上还有银子啊“爹,娘,这银子我不要,既然是分家了,这钱就你们就拿着修房子买药用吧,分了家也好……”

    “是的,我也一直觉得分了家好。”马黑山咳了一会儿,上气不接下气“我这身体一直不好,你娘在那个家里说不上话,做再多的活儿也没用,总是挨骂,我在还好,我要是不在了……如海,如海……”

    “爹,我在呢!”马如海刚才还想着看看这个柴棚要怎么修一下,听到马黄山喊连忙跑了进来。

    “如海啊,爹的身体是不行了。”马黄山抓住谭氏的手交到了如海手上“记住了,你是家里的男子汉,以后你要照顾好你娘,别让她被人欺负了;你要照顾好你姐,你姐这一辈子很苦命;你要照顾好你的弟弟……”

    说到这儿,马黄山突然翻着白眼,抓住他们的手也松掉了。

    “他爹……”

    “爹……”

    “爹啊……”

    后山柴棚里,哭声震天。

    马如月愣愣的看着跪在那里哭泣的人,怎么会这样,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她的方向。

    马黄山,她只见了一面的原主的亲爹就这样死在了后山的柴房里面。

    让她回娘家借口不是娘有病吗?

    原来一切都是假象。

    马家之前的和睦是假的,马黄山的冷漠也是假的,唯有他死去是真实的事。

    “娘……”谭氏一个劲儿的哭马如月走过去将谭氏扶起“娘,您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从警之前胆子就特别大,根本不怕死人,而且她也确实见过不少的死人。

    来这儿醒来就只看见几座孤坟。

    正月初二,亲眼见着了死人,马如月心里怎么也不是滋味。

    “如月,你爹身体一直不好,你是知道的。”谭氏边哭边说道“你奶要将你嫁进江家,他一直不同意,但是拗不过你奶,所以很气,他心里有气也不说出来,就一个人闷在心里。知道女婿没了的时候,他就吐了一口血,从那以后,就每天都要吐,昨晚吐得特别多……”

    气血攻心,长期压抑。

    “他总说他对不起你,总说要见你。”谭氏哭道“现在见到你了,他却走了,丢下我这孤儿寡母的怎么过日子啊,如月啊,咱娘儿俩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那是因为马如月克死的!”马老太太早就听到了哭声,在马黑山的搀扶下站在了柴棚门口“八字先生早说过了,她命硬,她好过你们就过不下去,你们还不信,你们自己看看……老二啊,早知道这样,我说什么也不同意将这个贱丫头接回来的……你真是太不孝了,让娘白发人送黑发人……”

    哭儿就哭儿啊,居然又将罪名往她身上扣。

    原主的奶奶还真是一个极品。

    马如月都懒得理她了。

    “娘,如海,你们都别哭了。”再哭也哭不回来,当下要紧的是商量后事。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