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有她支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姐,娘的身上好烫。”马如建突然道“姐,你快看看娘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发烧!

    从马黄山一死就开始哭,哭得肝肠寸断的,让去睡觉也不睡,自己固执的守在这里,现在把自己也搞来病起。

    马如月太阳穴突突的跳,这算不算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如海,天亮了就去给娘请个大夫。”生病从来不看你是贫还是富,马黄山用命换来的十二两银子看来只有打水漂了。

    “好,姐。”马如海觉得姐姐现在就成了家里的主心骨,有她在自己心里也不慌。

    马如月想着小时候在姥姥家半夜发烧,因为地处乡下妈妈着急得不得了,姥姥去找了一些草药煎水给她喝了,第二天早上奇迹般就好了。

    想着现在才子时左右,要拖到天亮怕万一有什么问题。

    马如月就打着火把在后山找草药。

    她记得好像是车前草、夏枯草之类的东西。

    这是正月里,杂草几乎都被冻死掉了,新的还没有冒出芽。

    好不容易在一堆荆棘下找到一棵车前草,马如月如获至宝。

    扯回来在山沟里洗了,连车前草的根须都没舍得扔掉,全给煮了水,端给迷迷糊糊的谭氏喝下。

    “但愿有点效吧!”因为年纪大身体条件又差,马如月都没指望她能好,只希望不要病情恶化。

    漫长的夜最难熬。

    天亮的时候,谭氏的高烧退了一些,但是还是必须看大夫。

    马如海就准备去镇上请大夫,马如月想了想干脆找了马文松请一个人帮忙和马如海一起抬去镇上看。

    一来一回的也免得耽搁时间。

    借了马文松家的椅子,帮了两根竹竿,马如海就和马文松的小儿子马青山一起抬着谭氏去镇上了。

    “幺爷爷,真是多谢您们了。”远亲不如近邻,马如月觉得马黑山他们做得很过份,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她马如月再不对也不该这样对待她们啊。昨晚守灵没在,这会儿天亮了也没人来,甚至马如海去背自家分到的粮食还要受气。

    “瞧瞧你家这档子事。”马文松长长的叹了口气“如海去镇上了,家里的事和谁商议?你大伯?”

    “大伯估计还没睡醒吧。”不是她玷污马黑山的名声,这一家子怎么就能睡得着瞌睡啊“幺爷爷,爹不在了,娘又病了,如海还小,有什么事儿只管和我说。”

    娘家的主她是做定了!

    “好,是这样的,昨晚我问过了,做棺木要买木材算上工钱什么的就得二两银子,早些年宝山爹身体不好就备了一口,结果人家运气好吃了药身体好了,看着棺木就觉得晦气,他说如果你要的话就便宜些卖给你们。”马文松问过了,对方只要一两银子就行。

    那口棺木做得匆忙材质也不太好,一两银子确实也合适。

    “好,幺爷爷,那就买下那口棺木吧。”在马如月看来,好坏都得入土,没多久就成了朽木,反正能装下入土就好。

    “决定了的话,我就叫人去搬了,将你爹入棺了。”马文松道“另外我看这半山腰倒也宽阔,酒席道场之类的也在这儿做?”

    可以的,柴棚前面是一片开阔的杂草地,也平整,摆上十来桌没有问题。

    “孝衣之类的我早上已经派人去买了,然后村上的人等会儿就会来帮忙。”马文松看了她一眼“你昨晚没睡?”

    “幺爷爷费心了,爹没了,娘伤心难过又病了,睡不着。”马如月摸了摸脸,心想有这么明显,让老爷子都看出自己的憔悴了。

    “事情不出都出了,你们还是要想开一些。”马文松叹息一声“你们这个家啊,现在看来,还真的只能靠你了。这样吧,你去打一个盹,这边让如建如青记得给来帮忙的人下个礼,这是规矩,别让人小看了去,回头有什么事我再叫你。”

    “不碍事的,幺爷爷,我撑得住。”想她上辈子出警蹲个三天三夜都不带眨眼的,哪就这么小气了?

    不过呢,原主这具小身板没法和上辈子比。

    撑得住那就给她讲。

    坟在什么地方、酒席多少桌合适,都按什么标准来办?

    “幺爷爷,这些您老有经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马如月都不知道这家人有多少亲戚怎么算人头数呢“还有,幺爷爷,如果我们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也请您老不要见怪,一定要给我们讲,这样我们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哪些地方需要改变。”

    “好。”马文松再次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马如月,他昨天就和老婆子说过,这丫头变化快。

    果然是养人的地方不一般,那江家大族就是和普通的庄户人家不同。

    正想着,就听说有人来吊唁了。

    “那是江家的二少爷?”

    “一看就是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长得真好看!”

    “飞燕娘,你这样说被你家魁山听到了非揍你不可!”

    “这有什么可揍的,有好看的女人也没拦着不让他看;他看女的我看男的,两不相欠!”

    “哈哈哈,你们魁山这么开放?”

    “可不是,好看的人谁不爱看啊!”

    “还别说,这江家的二少爷长得比咱村上的闺女还漂亮。”

    “龙生龙凤生凤,人家可是知府的少爷,我们这些庄稼汉怎么能比啊!”

    “听说江家还有大小姐,还有姨娘和二小姐,这些人岂不是像天仙一般?”

    “是啊,你看如月嫁到江家也长得好看了呢!”

    “嗯,昨晚是没睡,今天看着有些憔悴……”

    江智远目不斜视的去烧了香,扶起了跪在地上的马如建马如青,转身看到了马如月。

    “大嫂,请节哀。”江智远看着她双眼红肿憔悴不堪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到底是一个女人啊。这些日子还没见她哭过呢,原本是回来拜年的,一家子团团圆圆,谁知道会是阴阳相隔呢。

    “多谢二少爷!”江智远来吊唁真是出乎她的意料,要知道当家的人是她,手上捏着全部的经济大权呢,这会儿他居然又挂了礼单,送的是一两银子。

    这一两银子从何而来?

    “大嫂,智远替你向二老太爷告了假,白婶子那里知道了你要耽搁几天。”江智远说到这儿突然低声道“这一两银子我也是向二老太爷假的,等着大嫂回去还。”

    “多谢二少爷!”马如月好气又好笑,随时随地都要打肿脸充胖子啊,借钱来打丧火,也只有他江智远才能想得出来。

    ------题外话------

    文文今天2p,走过路过的亲们请记得收藏一个,竹枝万分感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