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事要解决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一讲理二审案三来软。

    “大嫂!”江丽远一把拦腰将马如月抱住了“大嫂不要,大嫂,公道自在人心的,大嫂,您是我们大房的大少奶奶,谁也不能欺负您的。但凡江家大族有良心的人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咳……”江三老太爷坐正了清咳了一声“才远家的,你且不要哭了,江家是大族,才刚二哥也说了,谁也不能犯了族规的。”

    “这事……”江二老太爷看向外面“你们都没事吗?该干嘛干嘛去,别守在这里。”

    这是想要撵人,然后再压下去。

    “诸位叔叔婶子哥哥嫂子,人命大于天,今天我马如月就请诸位做一个见证,我豁出这张脸不要了只想要保住一条命。”不提醒马如月还不知道利用群众的威力“江飞远趁着给九婶找鸡的机会在我房间里胡乱的翻,床上枕头箱子床底下都没有放过,最后还偷了我的红肚篼和银子,现在肚篼在银子却没有了,而且他反诬陷我不守妇道,这分明就是要置我马如月于死地。”

    “江飞远太过份了!”

    “就是,哪能这样啊!”

    “寻常的时候就看他不正经,没想到主意打到大房去了!”

    “亏得二爷爷还说谁也不能打大房的主意,原来是是留给飞远的”

    ……

    议论纷纷,对马如月都深表同情。

    可是他们谁都没有胆量站出来替她呐喊一声。

    马如月算是看明白了,县官不如现管,这些人啊,透心的凉!

    “大嫂,你放心……”江智远走过来眼眶红红的“大嫂,父母不在了,长嫂如母,您是我江家大房的大嫂,没人敢要你的命,除非我死……”

    这小子,演戏而已,没必要这么认真的。

    “爷爷,她乱说的,爷爷,她们大房哪来这么多银子?”不仅偷肚篼还偷银子呢“你要说得清楚你哪来的银子再说吧,五两,我看你们五文钱都没有。”

    也对啊,大房不是早就落魄了吗?

    兰氏想起马如月还在她面前诉哭,让十二做工少收一点工钱什么的。

    过年的时候大房也只是分到了二两银子,怎么现在一下就有五两了。

    “我哪来的银子要告诉你?”世上最难养的是小人和女人,她是女人,而这个江飞远就是标准的小人了。马如月一脸讥讽的看向江二老太爷“二爷爷,您的家底要不要也告诉我们?”

    江二老太爷一愣,脸上就挂不住了。

    “我们哪来什么家底啊,都是地里刨食的农民。”江二老太爷道“是比不过你们大房,昆安是知府老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呢,五两银子再怎么也是有的。”

    说这话的时候,江二老太爷心里明镜似的,江飞远好色,拿肚篼是真偷银子是讹诈了。

    如此看来,今天的事只能用银子解决。

    不过,事到如今,光花了银子又不甘心。

    “智远,几位兄弟,事关马氏的名声,不若,我们关起门来商议?”江二老太爷心里拿定了主意“飞远这个不孝孙子,回头再家法处置。”

    “二爷爷,如月知道今天这一事闹名声就没了。”马如月心里冷哼,老狐狸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不过比起如月这条小命来讲,名声不算什么的。”

    差点说名声算个鸟了。

    “二爷爷,要怎么处理请您当着众人的面讲吧,这样才能让族人宗亲们知道您是大公无私禀公处理的。”人少你玩阴的,人多看你怎么逃。

    “这个……”江二老太爷看向马如月“你确定要当面讲?”

    “二爷爷请讲。”江智远很想骂有屁快放了。

    “智远啊,你看马氏这名声也不太好,我的意思是不如转马氏转房给飞远如何?”江二老太爷道“这样传出去也是美事一桩。”

    你娘!

    马如月真想破口大骂了。

    “二爷爷,您还真是让智远大开眼界啊。”江智远冷声道“现在是江远飞侮没了我大嫂的名声,偷了我大嫂的东西和银子,你居然说是我大嫂名声不好,让我大嫂转房,我倒想知道,二爷爷这断案的本事是跟谁学了一招,高,实在是高,智远佩服,但是,智远不服!”

    挺好,小子,大嫂就喜欢你这个样子。

    做人总不能被当牛一样牵着鼻子。

    “二老太爷,如月没读过书,但是好歹也知道这么一句初嫁从亲,再嫁从身。”马如月一脸的蒙逼“今天是如月逮着了贼人,贼人不是别人,是二老太爷的亲孙子,您一不惩罚二不处置,却是要替如月选择终身,江二老太爷,你觉得你这样的做法能服众,还是说传出去不被人笑掉大牙?又或者说,你觉得我马家村马家就没有能说得出话的人?”

    江二老太爷被叔嫂两的话问的哑口无言,面色俱黑。

    “二哥,这事儿得拿出一个章程。”江三老太爷知道不能由着他和稀泥了,这人果然是精明,居然想到了转房一招,马氏嫁给了江飞远,岂不是大房二房一家亲?

    以后还有他们这几房的什么事?

    “是啊,二哥,飞远这事做得过了头了!”

    “二哥,飞远不小了!做事也该过过脑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心里总得有个数。”

    “二哥……”

    七嘴八舌,众人都在说,外面的嗡嗡声甚至盖过了议事堂里面的。

    “飞远是我家的孩子,我说出章程你们会觉得我偏袒了他。”江二老太爷黑脸道“你们几个商议一下吧,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绝无半点异议。飞远,你跟着我去祠堂里跪着等结果。”

    “二哥,你是族长,还得你来定夺!“江三老太爷深深被他的算计折服了,要自己几人商议出来结果,岂不是招恨?

    ”不,这是你们说了算,免得说我偏袒。“说完江二老太爷就将孙子带进了祠堂。

    呵呵,甩锅!

    甩得脱马脑壳!

    马如月看着一前一后两个背影眯了眯眼,不让你吐一升的老血她就不叫马如月。

    ------题外话------

    亲们,周末愉快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