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人人不同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软硬都来,马如月也知道厉害。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让步条件偷一赔二,家法减半。

    “疼啊!”

    “啊,姓马的,你这个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

    “爷爷,我真的是被她骗了的!”

    “啊,打死我了啊!”

    ……

    处家法的是族中的族中的六爷爷和七爷爷。

    五旬有多的男子,按理也是有力气。

    看着他们抡下去的每一板子马如月都眯了眯眼睛。

    她一直在想,要不想自己亲自上阵。

    打的是屁股,又是在这个社会,她一个女人去打男人,没准又会被人说嘴。

    罢了,做做样子也是他们的事。

    总之让她看得很清楚,在江家大族里,他们也是官官相护的。

    大房的辉煌已成了昨日黄花。

    “他怎么被打了?”江智荣挤进了议事堂门口好奇的问?

    江飞远是二爷爷的孙子,在族中就是一个霸王,他们都不敢惹他。

    “活该被打敢偷大少奶奶的肚篼和银子。”有人小声咒骂。

    “肚篼是什么?”江智辉好奇的问。

    “哈哈哈,小屁娃还问肚篼了。”那人摸着江智辉的头“回去问你娘。”

    “我娘早死了。”江智辉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

    “也对,你娘早死了,还是因为偷了几颗葫豆。”抬头看着议事堂里杀猪一般嚎叫的人“果然是人与人不同,偷这么多东西也就是轻顠顠的打一顿。”

    “走了走了,没看头了。”

    “是啊,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的,你们还真看……”

    “走,回家睡觉了。”

    “睡个狗屁,天都亮了,饿了,还是吃饭要紧!”

    三三两两的人开始散去。

    “哥,他欺负大嫂。”江智路捏紧了拳头。

    “知道了,我们走。”江智荣钻出去,拉着弟弟往家走。

    江飞远,敢欺负大嫂,你等着瞧!

    二十大板打完了,江飞远还在那里嗷嗷大叫,骂骂咧咧的。

    “还真是禁打啊,若要是换作别人早打昏了吧?”从江二老太爷手上接过十两银子,用肚篼包了起来“二爷爷,从小偷针,长大偷金,也不能因为他是您孙子就不好好教导,小心祸害了族人!”

    “小小年纪不学好,好自为之!”江二老太爷眯着眼睛冷冷的看向马如月“别忘记了这是在江家大坝!”

    哟,我好怕!

    “二少爷,大小姐,我们走!”马如月心里冷哼,面上一脸的蒙逼样,喊了自家的人就回去。

    “咦,不对啊!”族中的人都走光了,九婶回过神“二叔,我的鸡,我的鸡还没有找着呢!”

    “你还鸡,就是你一只鸡闹得江家大族鸡犬不宁。”江二老太爷火起“闹了一宵了,你自己找去,找到了贼人交到族里,一样的处理,偷一赔二,家法处置。”

    九婶被凶了,万分的委屈,自己能找到,还找你们有什么事?

    我让你们帮忙找鸡,可没让你孙儿偷东西!

    不要脸的,居然会偷肚篼和银子!

    气得不行,回家去。

    “哈哈哈,和我斗,还嫩了一些!”一回到家里,马如月将肚篼丢到了桌上,心情大好,笑个不停。

    “大少奶奶,您没事儿吧?”秋氏一直提心吊胆的,想要去看吧,孩子还睡着的,而且她得守家里。

    “没事。”马如月将肚篼解开,露出白花花的银子“虽然一宿没睡,但是赚了银子,给了工钱的,值!”

    这银子是哪来的?

    这么多?

    秋氏瞪大了眼睛,看马如月高兴也跟着高兴,可是看二少爷和大小姐冷着脸的样子也怕人。

    “大嫂!”江智远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嫂,你觉得这样值吗?”

    女人果然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她知不知道,经历了这事她的名声算是完了。

    嘴巴长在别人身上的,就二房那老老少少的嘴脸,白的也会被他们说成黑的。

    “值啊!’有什么不值的,名声而已,又不当饭吃,斗不过他们,时不时的恶恶心也能解气。

    天知地知,他知我知,这十两银子就是讹来的,他能怎么着?

    咬她几口不成。

    “大嫂,您这样太冒险了!”江丽远虽然年纪小,但是也知道女孩子名声最重要“大嫂,您没别那个无赖混蛋在挨打的时候都在说是您勾引他吗?”

    “大少奶奶……”这还得了,秋氏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听到了啥?

    “人在做,天在看,我有没有做你们也是知道的。”马如月冷哼一声上前把玩着银子“人正不怕影子歪,他江飞远是个什么货色谁不知道,屎盆子想往我头上扣,门都没有!”

    惹急了,直接给他废了,妈的,王八蛋。

    “大嫂,您是我大房的大少奶奶。”江智远觉得马如月疯了“您的名声关系着大房的清益,以后做事还请三思。”

    今天算是有险无惊了,就算她看见了江飞远偷肚篼,也只需要交到二爷爷和长老们手上就好。

    何必让他敲响了议事堂的钟鼓,闹了个人尽皆知呢。

    “我想了很多啊!”马如月不以为然“可是现实不是我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我不让全族人知道,他江飞远就不咬我了?回头还不知道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反正他们都要讲,那不如我就将这事挑明了讲,是非曲直自在人心,嘴长在别人身上的,我还能控制不成?”

    江智远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啊,主意太大!

    而且,她下一步要干什么永远没人知道。

    “睡觉,姨娘,你去拿了饭回来,我们吃了就补觉!”马如月道“这十两银子,将是我们大房翻身的资本。”

    十两就想翻身?

    她到底有没有见过钱,还是说将这十两银子当成十两金子看了?

    纵然是金子,也是禁不住用的。

    守孝还有五年多呢!

    江智远感觉到自己很无能,面对那群无理的老头,纵然他满腹经纶都没有用。

    江丽远觉得大嫂很诡异,很厉害,又很……不要脸!

    是的,她就一口咬定自己家有五两银子,让二房的人赔十两,而且,事情真的就让她给干成了,这个大嫂,不容小覤。

    ------题外话------

    推荐友友文

    嫡女难求殿下你有毒/卓夫人

    一朝穿越,身中奇药。

    栎阳如故还没来得及爬上房梁躲藏,就进来一个貌美如花的——太子殿下?

    大半个身子挂在空中,栎阳如故简直欲哭无泪。说好的逆袭打脸呢,本姑娘不要面子的啊!

    还有下面那个笑若春花的男人,不放本姑娘下去就算了,搬个椅子带笑观摩什么的,真的大丈夫吗?

    笑得那么骚,怎么不去卖啊!

    ◆——

    本以为分分钟可以上演一场宅斗大戏,然而

    “上次一个倾心于本宫的女子,已经死了。”

    “为师送你一条白绫,自行了断吧。”

    “你都讨不了他的欢心,本王留你又有什么用处?本王不为难你,你既喜欢我,就为我去死,好不好?”

    “我不会让你死的。看到那个屋子了吗?专门为你打造的。进去了,你就是我的狗。”

    “你是想痛痛快快地死,还是凌虐致死?好的,我知道了,你选二。”

    ……

    本文又名《全天下美男都想杀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