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传言有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娘,您怎么可以这样说如月,她可是您嫡亲的孙女啊!”谭氏听得老太太一口一个娼妇贱人婊子气得浑身发抖“您这是想要逼死她吗?”

    “老娘没这种孙女,我呸!”马老太太道“勾引男人,真是将我马家的脸都丢尽了,赶紧的,将这个婊子给我轰出去,再不许进我马家的门。”

    不可能,那是自己的女儿,而且老太太绝对血口喷人,她的女儿她不知道德行?

    “我就知道,黄山死了,你这个黑心肝的只护着她。”马老太太道“今天我就将话摞这儿了,要么将这个小娼妇撵出去;要么你们就不是我马家的人。”

    这是要谭氏做一个选择题了。

    想将这一房人逐出去不成?

    马如月看她跳得那么欢实,心里真是好笑的很,原来沷妇长这个样子。

    天下蛮横无礼的女人大多长了尖酸刻薄,一脸的横肉,眼前的老女人经历了岁月的洗礼没有变得圆滑,反而变本加厉。

    “如海如青如建,你是我马家的孙子,不要和这一对母女一起,她会带坏你的,将她们赶出去。”马老太太突然转移了目标,拉起了阵营。

    居然打的是这个主意!

    撵不走自己,想连谭氏一起撵,心可真黑。

    “奶奶,没有娘哪来我们。”马如海皱着眉道“一个是我娘,一个是我姐,奶奶,你说的那些都是无中生有的事,你还是不要在这儿闹腾了吧,我们在修房子呢。”

    很忙的,不奉陪。

    马如海说完挑了竹篼去挑土。

    修房子最忌讳的是有人大吵大闹,这样主家不吉利。

    “如海,你是不是要跟着她们滚?”马老太太一把拦住了竹篼“你怎么就这么不孝顺。”

    “奶奶,我没有!”马如海无语至极“奶奶,您回去吧,我真的很忙。”

    说完就想要挣开的手去挑土,结果老太太就是不松手。

    马如海叹息一声,索性入下这一挑竹篼去另一挑。

    结果,老太太是用力抓住的,他一放,老太太就摔了。

    “天啊,大家快来看啊,这个小孽畜和他老娘是一个样的,黑心肝的,居然敢打奶奶,天杀的,快收了他吧!”坐在地上,马老太太的哭喊声能震天。

    “奶奶,我没有!”马如海见她摔了连忙想要上前去扶,结果被她摔开了。

    “你们大家伙儿都来给我评评理……”马老太太不管马如海怎么解释,就是坐在地上不起来,一声声泪诉,说是儿子死了,媳妇黑心不孝顺还挑唆孙子打她。

    “你……”谭氏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她怎么能这样呢。

    “如建,去请了幺爷爷来。”马如月知道今天的事不能善了,有一就有二,以后她还会闹得鸡犬不宁的。她悄声吩咐了小弟,然后上前扶住了谭氏“娘,我说了是疯了有传染吧,你还不信。”

    疯了,确实是疯了,先咬如月,然后是自己,现在连如海都咬上了,她到底要干什么!

    “怎么了,这是?”马文松正在家里休息对山上的事一无所知,马如建只说奶奶在山上骂人,还说要撵了他娘和姐姐出马家的门。

    一上山,看到的是人坐在地上耍横。

    邻里相处几十年,谁是什么脾气哪有不知道的。

    “四嫂子。”看在四堂哥的份上叫他一声嫂子,其实真是掉身份的事“您一大把年纪了,和孩子们见个什么气,有什么事坐下来好好商量,都是一家人。”马文松叹息一声“黑山家的,还不将你娘扶起来。”

    罗氏硬着头皮走上去扶她。

    “滚,我就知道你们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没一个好东西。”马老太太的将罗氏推了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下去。

    马如月苦笑的看了马文松一眼,她居然指桑骂槐骂的是马文松。

    “幺爷爷,对不住了,又打扰您老人家了”马如月上前道歉“幺爷爷,您也看见了,我们拿她是没有办法的。”

    “四嫂,您说说,您这样是闹得个啥?为了个啥?”马文松心里无奈,也是看在谭氏孤儿寡母的份上吧“四嫂,咱们有事说事,你这样子别人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幺叔?”老太太想了想也对“你来得也正好,你是里正,你来主持公道。”

    马老太太噼哩啪啦就将马如月在江家大坝做下的事说了。

    “我老马家可容不下这样的贱人,她这样败坏了老妈家的名声,他幺叔,我今天非撵她出去不可。”马老太太这次是铁了心了。

    “如月,你怎么讲?”关于江家的事马文松也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到时没有马老太太说得这么清楚。

    而且,他一个大佬爷们儿跟着三姑六婆嚼舌头又是怎么一回事?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这一位却是巴得人人都知道。

    这还是亲奶奶吗?

    再没有比这更可恶的了吧。

    “幺爷爷,我马如月行得端坐得直走得正,没做下的事谁也不能往我身上沷脏水。”冷冷的盯着地上的老妇人,马如月心里厌恶得紧“就算她是我爹的亲娘也不行!”

    什么奶奶,狗屁的奶奶,本姑娘不认!

    “你个娼妇,十里八乡都知道了,你还赖得掉。”马老太太眼里迸着火光“你败坏名声,真该浸猪笼。”

    是啊,你真恨不能原主去死。

    事实上,原主已经被你逼死了!

    心黑,不是一二般的。

    “幺爷爷,如果如月真做下了那些事,估计着这会儿早浸了猪笼了。”马如月冷笑一声,转头向马文松和众多围观看热闹的人道“幺爷爷,诸位叔叔婶婶,请您们给评个公道,江家不是普通的人家,江家大房是知府遗孤,江家大房二少爷是读书人,我马如月真要是不学好勾引了男人,他们还能让我活着走出江家大坝?”

    对啊,江家的人又不是软柿子,特别是那二少爷,文质彬彬的样子,一脸的正直,眼里怎么容得下大嫂给亡兄带绿帽子!

    可见,传言有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