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40 初恋江城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138??初恋江城

    余晓蕊和赵军收好各自的离婚证,走出民政局。

    与他们不同的是,门口大多是刚办完结婚证的人,两两离开时均是满脸喜悦,自己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这不由让他们想到八年……哦不,九年前的某一天,他们也曾如那些年轻人一样从这里走出来的,虽然对未来茫然却带着期待,只是那时的他们不曾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结果。

    “晓蕊,一起吃个饭吧?”电视上不是演了吗?有人通常会吃个散伙饭什么的。

    “不用了。”余晓蕊却拒绝。

    既然都已经离了,这顿饭吃不吃的也不会改变什么,不过徒增伤感罢了。

    “珍重。”她看着他道,然后便打开车门上车。

    “珍重……”赵军回,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白色的大众polo缓缓移动,最后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余晓蕊开的很慢,她只求稳,就怕一个激动把车撞了。赵军的性格肯定不会袖手旁观,可再交集下去又有什么意义?

    这时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来,她拐了个弯将车停下,拿过来看了一眼是王翠。

    她深吸了口气,按了接通键:“喂?”

    “在哪呢?我到城里来办点事,时间还早,就想起跟你见一面,怎么样?有空接见我吗?”王翠的声音从那段传来。

    “好啊,我请你吃饭。”余晓蕊说着,然后报了地址。

    王翠到的时候,余晓蕊已经到了,菜也陆续上来。

    “你家宝贝呢?”王翠问。

    “跟我妈在家呢。”余晓蕊说着,起了两瓶啤酒,分别给她和自己倒了满杯。

    王翠坐下来,目光盯在她脸上。

    余晓蕊举杯跟她碰了一下,便咕咚咕咚地喝了大半杯,然后又帮她夹菜,道:“吃!”

    “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啊。”王翠道。

    余晓蕊笑着问:“哪里不对劲?”

    “不会是又和你家赵军吵架了吧?”王翠猜测。

    余晓蕊听了笑,道:“赵军再也不是我们家的了。”

    “什么意思啊?你们不是和好了吗?”王翠却越听越糊涂。

    余晓蕊打开包,把离婚证啪地一下拍在她的面前,说:“刚从民政局出来,还热乎着呢。”

    “我靠,来真的!”王翠受惊地把离婚证打开,果然看到两人的信息。抬眼再看余晓蕊,她脸上还是挺平静的,继续喝着酒、吃着菜。

    “到底为什么啊?那个王八蛋他出轨了?”王翠骂。

    余晓蕊摇头:“没出轨。”

    “没出轨你离婚干嘛?因为你婆婆?”王翠继续猜测。

    “别问了,喝酒。”她举起杯子。

    王翠知道别看她不哭不闹的,心里肯定不好受,也就真的不问了,跟她碰了一下:“干杯。”

    两人这回又喝了不少,并且在旁边宾馆开了个房间,两人跌跌撞撞往房间走的时候,余晓蕊玩笑:“你每次来城里都夜不归宿,你公公婆婆不会多想吧?”

    “就我这长相,睡在大街上都安全,谁会不放心啊。”王翠嘿嘿直笑。

    她从小到大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丑这个字,因为丑小伙伴们不跟她玩,因为丑上学的时候被男生嘲笑。那时候还是余晓蕊看不过替她出头(因为她妈妈是老师,所以在小学“横行霸道”),从此两人成了关系最好的朋友。

    因为丑,长大后找婆家时也是费劲,老公长的也不好。不过值的庆幸的是老公人很踏实,公婆和自己都是标标准准的农村人,因为一眼就看尽一生,所以也不必谁嫌弃谁。

    两人进门后把房门锁了,喝了个昏天暗地的,期间也不忘各自回家打电话交代行踪。

    宿醉的结果自然是头疼欲裂,余晓蕊甚至抱着马桶睡了半夜,后来才跌跌撞撞地回到床上,还是因为被地上的王翠绊倒的。早上倒是清醒了一会儿,王翠爬到床上又继续睡,快中午两人才勉强起床,这回没人再给送早餐和衣服了。

    两人洗了澡,只能去楼下餐厅吃饭。

    因为实在已经太晚,餐厅已经在准备午餐,所以自助的食材开始往下撤。

    “我们就随便找点东西吃,填饱肚子就行,很快就好了,你们收拾你们的。”两人酒还没醒,也懒得再出去找吃的。

    “那好吧。”王翠好说歹说,餐厅经理才勉强答应。

    偌大的餐厅也没有其他客人,两人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就像王翠说的随便拿了点吃的,还有牛奶就算了。

    餐厅的工作人员开始,这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她们便见一群人走进来。大概是酒店的管理层吧,谈话偶尔落在两人耳朵里,都是说卫生、餐具什么的,她们也没在意。

    这时王翠的手机响起来,她一边没形象地大快朵颐,一边跟自己老公聊着天。

    “什么?你回来了?”王翠突然惊讶地叫。

    那头不知说了什么,她突然变得激动地问:“在哪?”

    那头又回了一句。

    王翠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道:“等着,我马上开车去接你……你管我在哪,反正我保证10分钟后到,站着别动哈。”叮嘱完挂了电话,然后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对余晓蕊说:“姐妹儿,我老公回来了,现在在车站呢,我就不陪你了哈。”

    “去吧去吧。”瞧她风风火火的劲儿,自己也拦不住。

    王翠啵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顺手从桌上拿了块三明治塞进嘴巴就走了。

    “路上车多,开慢点。”余晓蕊叮嘱。

    王翠背对她挥挥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整个餐厅就剩下余晓蕊一个用餐的客人,她昨晚喝的太多,其实并没有什么胃口,便干脆也收拾东西起身准备离开。

    “余晓蕊?”头顶突然传来男人唤自己名字的声音。

    她下意识地抬头,便见刚刚被酒店管理层员工围着的西装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就站在自己面前。

    他五官精致,身高大概180以上,年龄30岁左右。虽然身上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但也隐隐透出几分熟悉。

    “江城?”她不太确定地问。

    139?我又不骚扰你

    江城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她嘴里喊出来笑了,整张脸都像发了光似的。

    余晓蕊也不自觉地站起来,看着他问:“你怎么在这儿?”

    不等江城回答,他的同时走过来,似有事等着请示,喊了声:“江总?”

    “你们先弄,我遇到个同学,聊几句。”江城吩咐。

    “是。”那人应了离开。

    江城直接拉开椅子,在余晓蕊对面坐下来。

    余晓蕊其实有点尴尬,虽然洗过澡,化妆品却没抹,素面朝天就算了,衣服还是昨天的,皱巴巴地带着酒味儿。

    怎么也没料到,多年后的重逢,自己竟这么狼狈,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毕业后就断了你的消息,是一直在老家吗?”江城问,仿佛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不妥。

    余晓蕊点头,样子有点尴尬,然后扫了扫餐厅,说:“你过的好像很不错!”

    就凭酒店管理层的簇拥,恭敬的一句江总,最起码事业发展的不错。

    “一般般吧。”江城谦虚地回,看着也很低调的样子。

    当初他可是一中学霸级的人物,跟余晓蕊是同桌,两人关系不错,却也没少因为彼此遭受嫉妒。

    男孩子还好一点儿,女孩子就疯狂一些了,余晓蕊当时住校,鞋子被扔进厕所、晒被子被倒上水都是常有的事。

    他当时家境也不好,人也又点傲,但小女生就吃一套的。再加上长的帅,学习又好,所以还是被许多小女生暗恋着。

    余晓蕊没再说话,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吧,两人之间突然安静下来,气氛有些尴尬。

    “你结婚了吗?”江城突然问。

    余晓蕊点头。

    “几个孩子?”他们这个年龄不结婚也不正常,所以早就预料到了。

    “两个。”余晓蕊回答,然后问:“你呢?”

    “我离婚两年了,没有孩子。”江城回答。

    余晓蕊意外:“怎么会……”

    “结婚半年,发现实在过不下去就分了。”他看了眼余晓蕊,又坦然地道:“现在离婚不是挺正常的吗?”他周围都有三婚的人了。

    余晓蕊点头,她只是觉得有些遗憾罢了。

    “毕业后一直没有你的消息,现在在做什么?”江城问。

    其实何止是没有她的消息,江城的近况几乎所有人都不清楚。只知道他考上名牌大学,从此便杳无音信。

    “去年要了二胎,小的才一岁多,什么都干不了,就有空的时候写写小说。”余晓蕊回答。

    “挺好的,你读书的时候梦想就是要当个作家,没想到真实现了。”江城道。

    她算哪门子的作家啊?

    余晓蕊自嘲地弯了弯唇角,或许是多年没见生疏了的缘故,也或许因为年少时曾经的某些懵懂,总之谈话并不是特别自在。

    这时余晓蕊身上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了眼是妈妈杨兰,也没有接就直接按掉了,起身道:“可能是孩子找我,就先走了。”

    赵子轩现在越大越粘人起来,她还是赶快回家看看的好。

    “你怎么来的?我送你吧。”江城也跟着起身。

    “不用了,门口打车很方便。”余晓蕊说完,几乎是落荒而逃。

    站在街口等着,吹着风。她也不知道自己在逃什么,逃避现在相比江城,自己过的这么狼狈吗?那又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余晓蕊,清醒一点!走自己的路,你又没什么好丢脸的,她拍着自己的脸自言自语。

    滴!滴!

    车喇叭的声音突然响起,她便见一辆黑色奥迪停在身边,车窗缓缓降下,正好露出江城的脸。

    “上车,送你!”

    “不用了。”余晓蕊别扭地拒绝。

    “联系方式还没留呢,最起码加个微信吧?”江城喊。

    这时后面的车子开过来,按着喇叭催促,余晓蕊只好上了车。

    “住哪啊?”江城问,听口气对如今的县城还很熟悉。

    “盛世家园。”余晓蕊回答。

    江城愣了下,问:“怎么住那儿?”

    那片是原来的农机公司家属院拆迁盖的房子,只不过后来开发商卷款跑了,留下烂尾楼。受害者闹了很久才被政府接盘,也就这几年才完工交了钥匙。

    县城就屁大点儿地,这已经都是旧闻了。

    “当初被骗了呗。”谁知道开发商会跑啊,不过现在都住进去了,除了绿化差点,也没什么不一样的。

    江城还想说什么,余晓蕊打量着他车内岔开话题:“你这是真发了啊。”

    “托我妈的福而已。”江城苦笑。

    “你妈?”她记得读书那会儿,都说他没有妈妈的啊(两人从不提各自家里的事,所以也只是听其他同学议论)。

    江城点头,道:“我上大学那会我爸在工地上摔死了,我本来挺伤心的,觉得天就要塌了。”

    因为从他记事起,就是父子俩相依为命,当然爷爷奶奶另当别论。

    “可办丧事那天,我妈突然来了。”江城说。

    或许过得太久,他提起来的时候模样特别平静。

    那是一个打扮入时,保养极好的漂亮女人,她说她是自己的妈妈,并拿出了他小时候两人的合照。爷爷奶奶也都劝他跟妈妈走,因为他们早已年迈,负担不起他的学费。

    其实那时候可以勤工俭学的,但他没有。那是他的妈妈,过去二十多年都没有管过他,他为什么不能依赖?于是他就真的走了,从此从一个穷小子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

    余晓蕊没有去探听细节,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车厢内又安静下来。

    “加个微信吧,以后常联系。”江城把手机递过来。

    余晓蕊却没有接。

    “我又不骚扰你,当同学来往还不行吗?”看出她的犹豫,江城道。

    不管自己对她曾经藏着怎样的心思,她如今都是有家庭的人了,他也不会勉强她什么啊,自己做人还是有底线的。

    “说什么,想多了啊。”余晓蕊接过他的手机。

    红绿灯的档口,他指纹解了下锁,余晓蕊打开他的微信,扫了扫自己,然后发送验证消息,给彼此都加了好友。

    车子一直开进小区,到一号楼楼下才停下来。

    “谢啦。”余晓蕊解开安全带下车。

    “妈妈!妈妈!”

    偏那么巧,杨兰正带赵子轩下楼。

    余晓蕊听到儿子的叫声转头,就叫他跌跌撞撞地朝自己扑过来。

    140 杨兰的小心思

    “轩轩!”余晓蕊赶紧蹲下身子迎接,然后抱了个满怀。

    “妈妈!妈妈!”赵子轩嘴巴里仍然抱着她的脖子叫着,那依赖的模样可耐人了。

    “从昨天下午你出去就找妈妈,这会儿可算见到人了,可给我们想坏了。”杨兰在后面笑着说。

    江城这时从车上下来,有礼貌地喊了一声:“阿姨!”

    杨兰皱眉看着他,半晌才迟疑地问:“你是江城吧?”

    余晓蕊的同学从前都来过家里,她对什么王翠、范娜娜都很熟悉,这个江城虽然不爱说话,但因为学习好,印象也非常深刻。

    “欸,是我。”没想到杨兰还记得自己,他也非常高兴。

    “你们怎么在一块啊?”杨兰觉得她有很多年没有见过余晓蕊的这些同学了,除了王翠。

    “我们今天也是意外遇到的。”江城回答。

    “快进来坐吧。”杨兰招呼。

    “妈,你也不问问人家有没有事?他不要回去上班呢。”如果她没记错,他刚刚还在工作,这样跑出来是不是不太好?

    “没关系。”没想到江城却这么回答。

    “那进来喝杯茶。”杨兰引路。

    江城跟过去,余晓蕊无奈,只得抱着赵子轩跟上。

    几人进了门,发现余恺也在家,大概是知道余晓蕊昨天去正式办了离婚手续,所以不放心。

    杨兰一边泡茶一边问东问西的。

    江城人很沉稳,话也不多,但该回答的一样也没落下。

    因此杨兰很快了解到他大学毕业后就进了妈妈的公司,后来投资了县城的酒店,一个月有半个月的时间都住在这里。

    “你既然有能力,大城市的发展不是更好吗?”余恺好奇。

    江城看了眼逗孩子玩的余晓蕊,才对余恺道:“各有优势吧,况且我还有爷爷奶奶,他们岁数大了不肯离开这里,我就近照顾也方便一点儿。”

    余恺点头。

    “那你老婆、孩子呢?找的咱们这儿的还是外头的?”杨兰又问。

    “妈!”杨兰不知道他离婚,余晓蕊却知道,这样让人家多尴尬。

    “我离婚了,没有孩子。”江城倒是不在意,早就释然了一般。

    “没有孩子好,既然两人过不到一块,也省得牵绊,清净!”杨兰看了眼余晓蕊感叹。

    江城微怔,正想问什么,余晓蕊朝抱着赵子轩,说:“江城,你上着班跑出来很久了,还是回去吧。”

    “他是老板怕什么?”杨兰插嘴。

    “老板更应该以身作则。”余晓蕊瞪着母亲,觉得她有点过分热心了。

    江城看着余晓蕊的样子,唇边不由宠溺一笑,起身道:“说的是,我这就告辞了。”

    余晓蕊被他那个眼神看得浑身可不自在。

    “那不再坐坐了?”杨兰听说他离婚,心上刚冒出一个念头,正想多了解了解他呢,就被余晓蕊支走了。

    “不了,改天再来。”江城婉拒,然后喜欢地捏了捏赵子轩的小脸蛋,道:“今天没有准备,下次给你带礼物。”

    “跟江叔叔拜拜!”余晓蕊教他。

    赵子轩就有模有样地朝他挥挥手。

    江城也挥挥手,对送他的杨兰等人说:“都回去吧,不用送了。”

    尽管如此,杨兰还是热情地把他送上车,直到开出去看不见才折回家里。

    余晓蕊却没有下楼,赵子轩交给余恺暂时看一会儿,自己回卧室拉上窗帘正在换衣服。

    “我说,人家江城不管怎么样都是客人,你们又这么多年没见了,怎么不下楼去送送?”她门也没敲就进来,吓了余晓蕊一跳。

    “妈,你的礼貌呢?”余晓蕊问。

    “跟自己亲闺女讲什么礼貌,我问你话呢。”杨兰道。

    余晓蕊无奈地看着她,说:“妈,我明白你打什么主意,但你别忘了我昨天才离婚。”

    九年的婚姻,就算早已做好准备,她也要有个缓冲的时间吧?

    “我这不是看他条件好,怕你错过嘛。”还不是为她着想。

    “别说我没动这心思,就是动了,你不觉得他条件太好了吗?”

    在这个小县城,江城这样的条件都可以称作豪门了。他虽然离异单身,可怎么看也不可能会选择她一个年过三十,又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

    条件太不匹配!

    “我看未必,我女儿还是很优秀的。”她是过来人,江城的眼神骗不了人。

    其实余晓蕊上高中的时候,她看到江城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那时候还担心过两人早恋呢。

    “优秀优秀,但请你用你聪明的大脑想想,人家不止是大学生,还是博士后,虽然不知道他妈资产多少,但就那个酒店每天也盈利不少了吧?再回头看看你女儿,没上大学不算,还没房子带两个娃,所有存款加起来也就才十万,还不够人家一个月的开销。”人呀,贵在自知。

    “如果女人要什么都有,还找男人干嘛。”反正怎么说都是杨兰的理。

    “你呀,真偏心!”余晓蕊也懒得跟她说,便出了房门。

    “我就偏心,我觉得我女儿别说是他,就是再好的条件都配的上。”杨兰跟出来喊。

    是她当初目光短浅,才让她有了与赵军的那段婚姻,悔的肠子都青了。

    余晓蕊倒了杯水给她,道:“您啊,还是冷静冷静吧,我压根就没想过再结婚的事。”

    好不容易从火坑里跳出来,除非她疯了。

    杨兰还想说什么,就见余晓蕊眉头一皱,拿起自己的皮包翻了翻,要找到的东西没找到,却摸到了车钥匙。

    余晓蕊面色一顿,然后转头看了眼弟弟,攥着钥匙走过来,干咳了两声,说:“余恺,你有空帮我把车开回来去呗?”

    “停哪了?”余恺问。

    余晓蕊报了江城酒店的名字,说:“在停车场。”

    “还说对人家没有意思呢,车都故意没开,让人亲自给送回来的。”杨兰听了可算抓到证据。

    “哎吆,我的妈呀,我是喝断片给忘了好不好?”她捂脸解释,觉得自己妈妈真是让人头疼死了。

    她如果记得,肯定自己开车回来,还省的跟江城交集了。自己虽然是写言情小说的,心中也有那样的憧憬。但人还是要活的清醒一点,他们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解释就是掩饰。”杨兰选择不听。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