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23章 住我家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我要怎么做?”简思现在六神无主,而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在片刻的沉默后,南战十分闲适的回答她:“搬到我那里。”

    “啊?”简思眨了眨眼睛,很怀疑自己问的跟他说的是不是个话题。

    “有疑义?”

    废话,她能没疑义吗,摆脱嫌疑和去他那里住完全是互不相干的两件事。

    “简小姐,我想你现在是自身难保,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

    “南先生。”简思忽然郑重的看向他,副不屈不挠的样子:“我宁愿去坐牢也不会接受你的……你的……。”

    她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最后才压低了声音说出了那句话:“身体交易。”

    南战挑了下眉毛,差点被她逗笑了,嘴角讽刺的弧度又加深了几分,上下打量了她眼:“简小姐,我想,就算去找女人的话,我应该也不会选简小姐这样的……平板身材。”

    简思让他的句话噎得无话可说,只能气鼓鼓的瞪着他。

    南战握着方向盘,骨节鲜明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我现在送你回去。”

    “我……我不回去。”简思急忙往后缩了下,在自己居住的房子里发现具尸体,就算给她吃熊心豹子胆,她也不敢在那里继续住下去了,而且她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要把个尸体藏在她的家里,凶手又是什么时候把尸体藏进去的?死的人是谁,和她有关系吗?而且凶手为了掩盖尸体腐烂的气味儿,竟然用福尔马林对它进行了浸泡,真是用心良苦。

    “以简小姐目前的情况,想要带着峥峥住在哪里?”

    简思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本来打算和峥峥起去简和东的家里暂住,可她没有时间接送峥峥上下学,叔叔的住处离这边的学校又太远了。

    她也考虑过在这里重新再租个房子,可是租房子不是今天想要明天就有的事情。

    “正好我在这个小区租了套房子,空间也足够大,而且我是简小姐的担保人,按照规定,简小姐要在取保候审期间随叫随到。”南战看向她逐渐有些发红的脸,嘴角那抹轻嘲的弧度肆意扩散,“简小姐,我没你想得那么龌龊。”

    听了他的解释,简思对于自己刚才的想法顿时羞愧不已,看来是她把他想歪了,于是低着头小声说道:“对不起。”

    “行了,现在说下吧,那面墙是什么时间重修的。”南战点了只烟,慢吞吞的抽了起来。

    这件事简思记得很清楚,根本不用太多的回忆:“这房子是我五年前租的,房东去国外陪读了,我每过半年便会把房租打到她的帐户上。”

    “在这五年期间,她从来没有回来过?”

    “只回来过次,不过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嗯,继续。”

    简思抓紧了自己的衣角,抿了抿干涩的唇:“半年前,我发现墙体有裂缝,我怕会有墙皮掉下来砸到小孩子,所以就找了个工人来修。”

    “工人是哪找的?”

    “小区往北走,那里有个市场,市场的门口有很多蹲散活的工人,我就是从那里找的人。”

    “还记得他们长什么样吗?”

    “记得。”

    南战轻轻皱了下眉头:“过了半年时间,你还能记住个修墙的工人?”

    “嗯。”简思点点头,“记得很清楚。”

    “走吧。”南战发动了车子,“去找那个工人。”

    下午三点,天中最热的段时间,市场上没多少顾客,大多数摊主都在无聊的吃着雪糕吹着风扇。

    门口的位置坐了许多简思所说的那种工人,他们的旁边竖着牌子,上面写着他们能做的工作:贴壁纸,刮大白,装地板……。

    “先生,小姐,家里要装修吗?”看到两人出现,立刻有几个工人围了上来,殷勤的开始询问。

    南战低声对她说:“找人。”

    简思轻轻颔首,目光从这些人的脸上扫过,最后,她摇了摇头:“没有。”

    “这里的流动性很大,当初给你修墙的人很可能已经去了别处。”南战说:“这附近哪里还有装修市场?”

    “有个,离这里三站地。”

    下午,南战带着简思找了数个装修市场以及和装修有关的地方,也见过了数不清的装修人员,但他们其中都没有简思要找的那个人。

    “南先生,我要去接峥峥放学了。”家里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不能再让他回去,而且那里做为凶案现场已经被警察封锁了。

    “他在哪个学校?”

    简思不可思议的看向他,他要跟她起去接峥峥?

    ~

    峥峥显然没想到会再次看到南战,对于这位大哥哥,他是由衷的崇拜。

    南战在看到他的时候,紧皱的眉头有丝松动,神情变得复杂难懂。

    “姐,我们怎么不回家?”峥峥坐上南战的车。

    简思让他说了几件必须品,她准备去房间里取出来,那是犯罪现场,拿那里的针线都要经过检查批准,她不懂程序,不过幸好有南战在,警察认识他,自然会给他面子。

    简思也没打算瞒他,毕竟在别的孩子眼里,这件事情真是血腥可怕,但在峥峥的眼中,他丝毫不会感到任何的恐惧,只有颗骚动的心。

    “尸体?在我们的家里?”峥峥拔高了声音,“怎么发现的?”

    简思犹豫了下,总不能说是南战跟她开玩笑似的敲了敲墙,结果就敲出具尸体吧,如果他不敲墙,那这具尸体是不是会直在墙里“陪伴”他们。

    简思想,汗毛再次倒竖了起来,后背仿佛有股阴风刮过,吓得她抓紧了峥峥的手。

    “姐,你不用害怕,这具尸体之所以会出现,就是想让我们为她主持公道。”峥峥拍了拍她的手,小大人似的安慰她。

    南战自后视镜中看了他眼,没有说话。

    走完系列手续之后,简思才从家里拿了个包出来,她穿着警察要求的手套鞋套,在几双眼睛的监视下,动作飞快的拿了些生活必须品,然后再经过系列的检查拍照,最后又被捡出了几件跟案件会有关系的东西才被放行。

    简思知道,这些人完全是给南战面子,否则,她怎么可能从犯罪现场带走这样大包。

    她不敢看那处已经被警戒线封锁的墙面,每看眼都会觉得有双眼睛在暗中直瞪着她,那是双死不瞑目的眼睛。

    门口聚了几个邻居,都在好奇的东张西望,看到她出来,有人问:“小简,怎么回事啊,听说杀人了?”

    “小简,是你杀人了吗?”

    “不会吧,如果是小简,她还能若无其事的进出啊?”

    简思冲大家笑笑就跟着南战起下楼了。

    ~

    南战真的在这里租了套房子,三室厅的格局,离简思的房子有段距离,是后来兴建的,带电梯的小高层,属于这带比较豪华的住房了,屋里被重新布置过,所有的东西都是崭新的。

    “这是我的房间,其它两间,你们两个自已选择。”南战说着就推开屋门,换衣服去了。

    峥峥放下书包,高兴的环视着这间屋子:“姐,大哥哥的家真大。”

    他跑到卫生间推开门,哇了声:“卫生间好大,还有洗衣机,姐,你不用再手洗衣服了。”

    “峥峥,别乱跑。”简思把他拉到身边,“我们只是暂时住在这里,等我找到房子就搬出去。”

    “姐,我住这间,大的那间给你。”峥峥兴奋的走进去,惊喜的发现这个房间里有个很大的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书籍,“我想问问大哥哥,这些书可以看吗?”

    “先去洗手吧。”简思从包里拿出他的睡衣,“换上衣服,别把人家的东西弄脏了。”

    峥峥乖乖的换好衣服去洗手了。

    简思站在原地打量了圈,这里看就知道是不常住人的,而且像南战那样的人物不可能选择住在这种偏僻落后的地方,唯的可能就是跟他正在调查的那个机井裸尸案有关,他为了查案所以才在这里租了房子,为了进步的了解犯罪现场。

    想到机井裸尸案,简思的脑子里突然灵光动,顾不上许多,转身就往南战的屋子里跑,大概是太激动了,她甚至没有敲门就直接冲了进去:“南先……。”

    面前看到的情景让简思整个人的都惊呆了,傍晚的微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折射进窗户,在深粽色的地板上投入温暖的光晕,而那个站在床前背对着她的男人,光着上身,不,是整个光着的。

    他似乎正在换衣服,身子微弯,背后的线条因为这个动作而更加流畅,仿佛是美术大师笔下的雕塑杰作正被傍晚的光芒所沐浴着,神圣,忄生感,充满了惹人犯罪的诱惑。

    南战显然也听到了开门声,相比慌慌张张的简思,他从容淡定的拿起件家居服穿上,“好看吗?”

    简思当即羞愧的无地自容,砰的声关上了门。

    “姐,你脸红什么?”峥峥从她的面前飘过又去了厨房,显然小家伙的参观还没有结束。

    简思摸了摸自己仿佛熟透的脸,热得烫手。

    不久,身后的门被拉开了,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运动裤的南战从容的走了出来:“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