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534第534章番外,夏冰与司徒海5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第五百三十三章番外,夏冰与司徒海5

    拉着夏冰的手,

    “气消了?”

    夏冰咂咂嘴,忘了司徒海一眼,觉得自己刚刚可能太小题大做了,眨巴眨巴眼睛

    “你生我气了吗?”

    司徒海轻轻一笑,亲了亲夏冰的额头

    “你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是不是已经晚了?”

    红袖看着司徒海这般,眼中的不甘心与嫉妒凝聚的越来越多,终是忍不住

    “护法,她恃宠而骄,如此狠辣,怎么配,怎么配的上护法?”

    劼似乎也是这般认为的,尤其是在看到夏冰如此处理红袖之后,实在是难有大家风范。

    司徒海轻轻眯起眼,狭长的眼眸几乎要眯成一条缝了。

    便听着他道

    “剥去红袖舵主身份,逐出罗刹阁。”

    劼似乎有话要说,司徒海轻轻扫过,阴鸷更浓

    “想要替她辩驳?”

    劼终是,低头

    “属下不敢。”

    红袖简直不敢相信,瞪大一双眼睛,是这个贱人要伤她,怎么会?!

    夏冰转过头,他这是在替她出气的意思吗?

    一双眼睛笑完了眼。

    回身搂住司徒海。

    “护法?!”

    红袖不敢置信,司徒海扫了她一眼,像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一样

    “在我眼皮子底下耍花招,本该赐死的。”

    如此,他倒还法外开恩了。

    说完,便紧搂着夏冰头也不回的走近房间里。

    夏冰坐在凳子上,一双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司徒海。

    劼脸色很难看,站定在一旁的位置。

    司徒海一笑,

    “看什么?昨个偷看了一晚上,还没看够?”

    夏冰脸颊悠然一红,手腕翻转,从空间里掏出一张黑帖。

    只是上面什么字都没有,递给司徒海,紧跟着还有一火石模样的东西。

    “我,呃···我也不知道要给你点什么东西好,这个就算是···呃···礼物吧。”

    说着,又怕司徒海不懂一般,道

    “这个东西呢,只要你在这上面写上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再用这火石烧掉,就表明你要除掉那个人,然后烟雨阁就会不计成本,不计后果的帮你除掉他。”

    司徒海捏起那张红帖,挑了挑眉头

    “追魂帖”

    夏冰眼睛一亮

    “你知道啊。”

    原本脸色很差的劼在看到这东西的时候一愣。

    这东西,烟雨阁可是从来不随便送人的,追魂帖三个字也是在江湖之上鼎鼎大名。

    司徒海似笑非笑,睨了夏冰一眼,他原本以为自个的小女人就是一怀书学院的学员,身份嘛,顶多是某家的千金小姐。

    现在看来,似乎是他小巧了这小女子了。

    “是你自个乖乖招了,还是我逼你招供?”

    司徒海轻笑着,望着坐在对面的夏冰。

    夏冰眨巴眨巴眼,低头望了眼那红帖,她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拿出来给他了。

    闭着嘴巴,伸手想要将那追魂帖拿回来,可与那视线相对,这拿都拿出来了,又乖乖的放在了原地。

    司徒海捏起那块火石,望向夏冰

    追魂帖,烟雨阁,夏子昂,夏冰。

    啧,

    “夏子昂是你什么人?”

    司徒海平日里没有将她与烟雨阁联系在一起,如今想来,倒是有关系大了。

    夏这个姓氏,在修元大陆也是很少见的。

    夏冰咂咂嘴,视线游移

    “就,就是我爹啊。”

    司徒海的反应平常,反倒是劼一下子瞪大了一双眼。

    眼前这个女子竟然是夏阁主的女儿?!

    还跟他护法好上了??

    司徒海听着夏冰的话,上下将其打量一番,忍不住失笑出声。

    “当真?”

    夏冰一听那个动静,一下子就拉长了脸,这个男人在笑话她。

    气哼哼的

    “你有什么要说的?”

    司徒海摇摇头,忍着笑意

    “我只是很惊讶罢了,夏阁主倒是有幸见了几次,只是····冰儿的性子该是遗传了娘亲的缘故吧。”

    夏冰拉长一张脸,这分明就是在笑话她。

    气哼哼的要夺回桌子上的那张红帖

    却是被司徒海眼疾手快的抢先一步。

    “送出去的东西,如同泼出去的水,哪里还有收回的道理?”

    夏冰更是不乐意了,娇蛮道

    “我就是要收回,反正我就是后悔了。”

    夏冰气冲冲的上前,司徒海抓住她的手,一把揽进怀里,夏冰要挣扎,就听着身后一声闷哼。

    吓了她一大跳,她想起来,这人还浑身是伤呢。

    “你你你,没事吧?”

    司徒海脸上露出疼痛的神色

    “冰儿这几日是不是养的太好,重了很多啊。”

    夏冰红着脸,辩驳

    “哪里有啊。”

    说着捏捏自个的脸,她好像重了一些啊。

    一旁的劼看着这一幕,自觉的低下头,瞧瞧的退了出去。

    下面的事情,就不是他能看的了。

    司徒海笑着将她紧紧的搂住,亲了亲

    “恩,冰儿不重,一定是我的错觉。”

    这番话,更是让夏冰红了脸。

    眨巴眨巴眼睛

    “你是故意的。”

    司徒海笑的更是开怀,

    “有进步啊。”

    还能看出他是故意的了。

    夏冰忍不住气哼哼的咬了他一口。

    “要不是看你满身是伤,我肯定咬死你。”

    司徒海呼吸加重,低头含住那双喋喋不休的小嘴,撕扯,吸允,碾转。

    良久,分开。

    银丝被拉扯出来,带着暧昧的色彩。

    夏冰红着脸,脸上的那五个手指印子也不是那么明显了。

    便听着司徒海的声音带了沙哑

    “若不是我浑身是伤,我真想吃了你。”

    刷刷刷,夏冰手足无措面红耳赤。

    “你,你,你流氓。”

    司徒海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就算是流氓,也只对你一个。”

    这一句又一句没脸没皮的情话向夏冰砸来,以至于让她晕晕乎乎的,脸红的跟虾子没什么区别。

    她怎的不知道,这个人还能这么臭不要脸?

    若不是后面被按时来查看司徒海伤情的药师打断,怕是今个一上午,夏冰也别想安安稳稳的待下来了。

    药师将司徒海胸前的纱布缠绕下来,看着已经隐隐有些裂开,被鲜血侵染的纱布上。

    犹豫了半响,还是道

    “护法,还请节制些,伤口愈合之前,尽量不要挤压到,也不要大幅度的运动。”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